活了22年,我終於有了身份!
perou_identite.jpg
Lettre aux Amis du Monde numéro 82

在我們這個社會,凡是個人資料、資訊、合同、契約都要在紙上蓋章才能生效,因此身份證明變成了第一個實體文件,好讓人得到承認並行使他的權力。

一個人如果患有重度身體障礙,住在沒有階梯的高山上的一個貧民區,非常缺乏資源的家庭,他就可能要等許多年才能拿到身份證,安妮達(Anita)就是一個例子。

安妮達21歲時,經過好一番歷程,得到許多善心人士和醫護站、創傷醫院等等機構的幫忙,終於得到身份證。這個過程分兩個階段,第一步是要到CONAIS拿到身心障礙證。

一眼望去就知道她有明顯的身體障礙,但是要看很多次醫生才能確認障礙的程度和原因。跑很多家醫院,拿到幾種認證,花了很多時間、金錢和人力。

有人辛苦的、冒著危險爬上高山到她家,把她背下山來,常常等上好多個小時才能再有一個人把她背回高山上的家。

等了許多個月,不斷的追蹤,打電話和實地去這些機構,好讓手續得以進展。不過在這過程中,有了別的收穫:
一、有人捐贈輪椅,讓安妮達最後幾次去這些機構時比較方便,而且還減輕她的孤立。
二、得到身心障礙證。

第一步完成了,第二步就是要拿到國民身份證,這步花了更多時間,但是沒像第一步那麼難。這第二階段安妮達本人和她的家人都要參與,這是很重要的,因為這個手續基本上是個人的。

我們看到安妮達領到身份證時是多麼高興,激動得不得了,我們也十分高興。

雖然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但是這一步對她的肯定是很重要的。

對於這一切,我有一些困惑。一個人怎麼會沒有資源,沒有人幫助他辦理這項每個國民都應有的基本事項?是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同樣的資訊和同樣的待遇?還是要看是誰說話?

麥德(Maite C.)寫於秘魯

Mots clés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