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除贫困的各种计画不符合人民的需求
vietnam2.jpg
Lettre aux Amis du Monde numéro 82

阮芳女士在越南南部的一个省分担任社工,负责执行一个项目。阮芳和她的团队跟一群曾经在垃圾场谋生的村民一起做事。这座公共垃圾场 决定要关闭时,项目工作人员要处理许多事情,包括儿童的就学问题、家庭的搬迁及安置、性虐待和贩运人口的预防,以及社区活动的安排和创造转换生计的就业机 会等等。

在资助者的期望或某些捐助人的条件压力下,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执行计画的方式常常是由上而下的。在这项专 案计画中,我们试着由下而上,将行动垫基于我们对每个家庭的认识。地方当局以及和我们合作的机构,就以我们的项目做为蓝本,应用在其它场景。但是,他们往 往只关注一些较吸引人的表象。

例如,他们称赞以前住在垃圾场的家庭,现在迁进好房子了。他们也称赞我们为孩子们建造的慈善学校,因 为这些孩子们不能到公立学校注册,理由是:他们没有出生证明,或他们已经超龄,又或是他们的父母没有钱付学费。这些合作的伙伴机构感到很满意,因为现在没 有人继续住在垃圾场,市政府认可一家公司在垃圾场做资源回收,有些人在这家公司找到工作。当地的媒体都只报导这些好看的成果。但是,关于这些家庭本身是多 么努力的克服困境,媒体却只字未提。

事实上,当初兴建这批新房屋的时候,只以四口或五口之家为参照,所以室内的隔局包括客厅、卧室,加上一 个可以充当厨房和厕所的空间。每间房子的实际大小不到十坪,可是,多数家庭都有七个小孩,有一户甚至有九个孩子,而且许多家庭都有祖父母同住。这批房子为 了省钱,每四间房连成一气,共享墙壁和通风装置。所以,只要其中一个家庭有吵闹声,其它三家通通可以听到,好象大家都身处同一个房间一样。小房子外表固然 好看,却一点也不安静,更别提什么个人隐私了。还有,就算前门是可以关锁的,也没有用,因为四间屋子相连,别人还是可以后面爬进爬出。

要是这些家庭埋怨这样的房子并不是他们当初所期待的,项目的合作伙伴就会说,他们没有权利要求更多,因为他们入住的价钱非常便宜。居民开始说他们想回去垃圾场住,因为还是那边比较好。

究 竟为什么这些家庭宁愿回到那个臭气冲天的老旧简陋篷屋,也不愿住进这批新房子呢?停止在垃圾场工作,是这些家庭得到安置的条件之一。由于并非每户人家都能 找到捡破烂以外的活计,于是,有一些人在夜里,又悄悄地回到垃圾场捡垃圾。为了要改善生计,一些家庭开始养鸡、养鸭。可是,新房子并没有庭园空地,他们就 把卧室变成鸡舍鸭寮,全家人只好都挤在客厅睡觉。

由于狭窄的空间欠缺生活的隐私,导致大家情绪绷得很紧;夫妻、家人以及邻居之间时有争吵, 甚至暴力相向。他们说,以前,他们从未经历过像这样的争吵,以前在社区大家感觉就像一家人,可是现在他们发现,要像从前那样互相信任变得很难。过去,他们 互有来往而且相处得很开心;简易的篷屋之间不会靠得太近,他们的家庭生活也很少受到外界的干扰。他们感叹,现在邻里之间的团结已经大不如前。

由 于这次的经验教训,我们机构计画一项新的安置方案,包含了七十个家庭: 我们要和家庭们一起筹画;按照家庭的人口数考量房屋坪数,并要求家庭们贡献工作时间,参与建造,这样一来,在新房子建造的整个过程中,他们都有机会提出建 言。房屋和房屋之间必须要有距离,要有园圃、儿童游戏区、一个社区中心,还要构思一个广场,广场的树下要有一些长椅,让大家可以相聚聊天、下棋同乐。地方 当局已为此项目提供二公顷的土地。为了避免彼此的紧张气氛,我们希望能够创建一个叫做"和平缔造者"的团队,成员将包括社区居民和我们机构的员工。

我梦想:社区的居民成为项目的创建者、执行者和监督者。我希望:通过这个项目,人们可以重建互信并能和睦相处。我期待:我自己和我的同事们,无论做什么都是基于爱、信任和诚实。

NGUYEN H.
越南

Mots clés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