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除貧困的各種計畫不符合人民的需求
vietnam2.jpg
Lettre aux Amis du Monde numéro 82

阮芳女士在越南南部的一個省分擔任社工,負責執行一個專案。阮芳和她的團隊跟一群曾經在垃圾場謀生的村民一起做事。這座公共垃圾場決定要關閉時,專案工作人員要處理許多事情,包括兒童的就學問題、家庭的搬遷及安置、性虐待和販運人口的預防,以及社區活動的安排和創造轉換生計的就業機會等等。

在資助者的期望或某些捐助人的條件壓力下,政府和非政府組織執行計畫的方式常常是由上而下的。在這項專案計畫中,我們試著由下而上,將行動墊基於我們對每個家庭的認識。地方當局以及和我們合作的機構,就以我們的專案做為藍本,應用在其他場景。但是,他們往往只關注一些較吸引人的表象。

例如,他們稱讚以前住在垃圾場的家庭,現在遷進好房子了。他們也稱讚我們為孩子們建造的慈善學校,因為這些孩子們不能到公立學校註冊,理由是:他們沒有出生證明,或他們已經超齡,又或是他們的父母沒有錢付學費。這些合作的夥伴機構感到很滿意,因為現在沒有人繼續住在垃圾場,市政府認可一家公司在垃圾場做資源回收,有些人在這家公司找到工作。當地的媒體都只報導這些好看的成果。但是,關於這些家庭本身是多麼努力的克服困境,媒體卻隻字未提。

事實上,當初興建這批新房屋的時候,只以四口或五口之家為參照,所以室內的隔局包括客廳、臥室,加上一個可以充當廚房和廁所的空間。每間房子的實際大小不到十坪,可是,多數家庭都有七個小孩,有一戶甚至有九個孩子,而且許多家庭都有祖父母同住。這批房子為了省錢,每四間房連成一氣,共用牆壁和通風裝置。所以,只要其中一個家庭有吵鬧聲,其他三家通通可以聽到,好像大家都身處同一個房間一樣。小房子外表固然好看,卻一點也不安靜,更別提什麼個人隱私了。還有,就算前門是可以關鎖的,也沒有用,因為四間屋子相連,別人還是可以後面爬進爬出。

要是這些家庭埋怨這樣的房子並不是他們當初所期待的,專案的合作夥伴就會說,他們沒有權利要求更多,因為他們入住的價錢非常便宜。居民開始說他們想回去垃圾場住,因為還是那邊比較好。

究竟為什麼這些家庭寧願回到那個臭氣沖天的老舊簡陋篷屋,也不願住進這批新房子呢?停止在垃圾場工作,是這些家庭得到安置的條件之一。由於並非每戶人家都能找到撿破爛以外的活計,於是,有一些人在夜裡,又悄悄地回到垃圾場撿垃圾。為了要改善生計,一些家庭開始養雞、養鴨。可是,新房子並沒有庭園空地,他們就把臥室變成雞舍鴨寮,全家人只好都擠在客廳睡覺。

由於狹窄的空間欠缺生活的隱私,導致大家情緒繃得很緊;夫妻、家人以及鄰居之間時有爭吵,甚至暴力相向。他們說,以前,他們從未經歷過像這樣的爭吵,以前在社區大家感覺就像一家人,可是現在他們發現,要像從前那樣互相信任變得很難。過去,他們互有來往而且相處得很開心;簡易的篷屋之間不會靠得太近,他們的家庭生活也很少受到外界的干擾。他們感嘆,現在鄰里之間的團結已經大不如前。

由於這次的經驗教訓,我們機構計畫一項新的安置方案,包含了七十個家庭: 我們要和家庭們一起籌畫;按照家庭的人口數考量房屋坪數,並要求家庭們貢獻工作時間,參與建造,這樣一來,在新房子建造的整個過程中,他們都有機會提出建言。房屋和房屋之間必須要有距離,要有園圃、兒童遊戲區、一個社區中心,還要構思一個廣場,廣場的樹下要有一些長椅,讓大家可以相聚聊天、下棋同樂。地方當局已為此專案提供二公頃的土地。為了避免彼此的緊張氣氛,我們希望能夠創建一個叫做"和平締造者"的團隊,成員將包括社區居民和我們機構的員工。

我夢想:社區的居民成為專案的創建者、執行者和監督者。我希望:通過這個專案,人們可以重建互信並能和睦相處。我期待:我自己和我的同事們,無論做什麼都是基於愛、信任和誠實。

NGUYEN H.
越南
 

Mots clés :